-

慢慢來,倆姐姐會讓你性福的

2019-02-17

人要不走运,凉水也塞牙。好不容易大学毕业,却被分到了一个小厂,这还不算,还被分配到了一个女子组。整天和一群要退休的大老娘们溷在一起,真是让我懊恼到了极点。幸好组?还有两个中年女人还不错,不然就真的要糗死了。
 
这两个中年女人四十多岁。一个叫菊,高大,丰腴,是个北方人,大嗓门,一喊起来胸口的两个大奶子一颤一颤地。每到这时,我的目光就被这丰满的乳房吸引,下麵的小弟弟就会自然地硬起来。而这时,菊就象有特异功能一样,眼一翻,头一转,冲我微微一笑,也不多说,隻是声音像挑逗似的更大了几分。
 
另一个女子叫兰,娇小,苗条,是个瘦瘦的南方人,胸部也不大,象个大女人似的。她的样子让你不由得産生一种怜香惜玉的感觉。特别是说话,慢声细语地,从小嘴?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说到了你的心坎?,我特别愿意和她说话。望着她那娇弱的身躯,心想若能把她拥在怀?定是多么惬意呀。而每当我有这种想法的时候,兰也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,也是向我头一低,微微一笑。
 
我心想怪了?是不是这两个女子都有心灵感应啊!从此害得我天天地幻想着,若是能和这两个女人亲热一场,一边嘬着大奶子,一边亲吻着小嘴,就算在这个破厂子呆一辈子也认啦。
 
由于同龄人的关係,菊和兰俩人很要好,终日一同出入,形影不离。由于我是初来乍到,关係一般,看着两个中年熟女风韵犹存的身影,也隻能是望望而已。有时自己欲火实在难耐,就想着俩人的样子打打手枪罢了。
 
话说前段时间由于供电紧张,厂?施行轮休,我就有意将自己的上班时间和兰,菊调在了一班,想着万一有机会,能接近她们一下也是好的。想到这?,我还特意穿了一条肥大的沙滩裤。这条沙滩裤是早几年买的,裤脚特别大,要是坐在那?不注意,裤?麵是铁定会被人看到。
 
这天来到车间,正好隻有我们三人值班,车间显得空荡荡地。由于没事,三人就在办公室?坐着闲聊。兰和菊俩人小声地说着话,我在一旁听着她们俩聊天。但我心?却没闲着,在想着用什么方法引起她俩注意到我呢?
 
她们俩今天穿的和平时有点不一样,菊穿一件纯棉T恤,一条牛仔裤。两个大奶子突突地,似乎随时会挣脱胸罩的束缚。隐隐地还能看到两个大乳头,这可是平时见不着的。菊的两条大腿很粗壮,肉紧紧的很有肉感。
 
兰就不同了,她穿了一件黑色丝绸长裙,透过衣衫可以看出她穿了一个深红的乳罩,和一条小三角裤。这二人今天的搭配真是看着都爽,想到这?,我蓄谋已久的想法开始蠢蠢欲动起来。
 
我先进了厕所,脱下了内裤,让自己的大鸡巴好容易裸露出来,然后隻穿着一条沙滩裤进了办公室。假装很随意地坐在了兰和菊的对麵。
 
随后我用闲聊的口吻说:「昨晚有没有看电视,有个报道说,一个男的强上了两个女的,被抓了后,两个女的不但没告这个男的,还去给这个男的送饭,你们说怪不怪?」 说完这个后,我就看着她们俩的反应。
 
「这有什么奇怪的,肯定是这两个女人家的男人不行了,这个男人伺候的好呗!」 菊果然不失豪爽本性,开口就这样说。说完眼睛自然地看了过来,不过她一眼就看见了我隆起的裆部。爲了能更好地挑逗她们俩,我有意地将腿翘了起来,这样,她们就能更容易地看见我的老二了。
 
正如我想的一样,菊很轻易地看见了我想要她看见的东西。
 
「那要是你们遇见了这个男人会怎么样呢?」我有意的再加上一把火。
 
「这有什么,当然是先上再说了。嘻嘻!」兰在菊说完后也低声地笑出了声。而此时,菊的眼睛已直直地盯住了我的大鸡巴,一刻也不肯离开。兰这时也发现了有些不对了,顺着菊的目光就看了过来,隻听她轻轻地“啊”了一声。望着她那微微张开的小口,我不由地一阵心动,鸡巴也忽地跳了跳,红红的龟头也涨大了几分。
 
「那你们可真够开放的。」我用手掀了一下裤脚,让自己的鸡巴再一次地透透气,可是这次的透气也让菊和兰俩人不由地屏住了气。
 
「这有什么,允许你们男的性福,就不能我们女的也性福一下!」菊边说边站了起来,向我走了过来。这时她脸上的笑容在我的眼?已经变成了媚笑。兰则是微张着小嘴,盯着我的鸡巴,脸上也露出了带有点羞涩的笑意。
 
隻见这时的菊,大方的走到我身旁,俯下身子,用手伸进了我的裤裆,一把抓住了我的鸡巴,笑着说:「天这么热,也让他出来吹吹风,别热坏了。」说完回过头去对兰说:「真的不错,蛮大的,你来摸摸。」
 
兰红着脸也站了起来,向我走了过来。我这时已经完全明白了,在我想引诱她们俩的时候,原来她们也在研究着我,这两个风骚浪货也正想吃我这颗嫩草呢,隻是我抢先了一步而已。想到这?,我也毫不客气地把手伸进了菊的T恤?,啊,竟然没有乳罩,不对啊,明明刚才我看见她戴的啊,一会儿功夫,怎么就没了?难道是?
 
「小鬼,是不是没找着乳罩,你会去厕所把内裤脱了,我就不会趁这个时间把乳罩脱了,反正迟早要脱,早点晚点也没关係,还节省时间,对不对,怎么样,快活吧。来,让我们一起把这些碍事的东西给脱了,小兰,你最省事,裙子一脱就没事了,你的裤头和乳罩已经脱了,我还得脱,唔……」见到这种情况,我要是还让她把话说完,我就是真的傻了。
 
我一下子掀起了她的T恤,还没等菊将衣服放好,一把搂住了菊,吻住了她的嘴唇,手也抓上了她的两个大奶子。菊的奶头已经开始发硬了,我不住地用手指拨弄着,菊这时也紧紧地搂住了我。好不容易,菊喘了一口气,对一旁已经脱掉了裙子的兰说:「小兰,这个小鬼太色,连自己的裤子也顾不地脱了,你先帮他脱了,你先来,用小嘴先润润,就算射了也没关係,小色鬼年轻有的是劲,一时半会不会倒的,今天我们有的是时间,彻底的解解渴。」 我顿时感觉到了一双小手正缓缓地脱下我的沙滩裤,我抬了抬脚,将裤子从我身上脱了下来。
 
接着我被菊拉过身子,紧搂着我。兰的小手也攥住了我的鸡巴,捋了起来,紧跟着我那的鸡巴就被一圈热烘烘的软肉包裹住了,一个灵巧的舌头就像一个调皮的小精灵一样,不停地舔着我的龟头和鸡巴。我知道我的鸡巴现在已经在兰的嘴?了,真不象是她这个年龄的女人,她是这样的细心,体贴。没想到我刚开始的幻想,今天已经成爲了现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