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为残酷游戏哭泣的阿姨

2020-06-28

 
 
“你给他清理吧。”
 
“是……”
 
纪子拿来卫生纸,把仁志萎缩的性器擦拭干净。
 
“你先走,等一等会叫你。”
 
“多没有意思。”
 
纪子鼓起嘴巴,但还是顺从地说。
 
“再见,仁志哥。”
 
露出开朗的表情,在被绑在柱子上的表哥脸上吻一下,穿上衣服走出地下室。
 
布彦从摄影机拿出录影带。那是录下妹妹用手,让仁志射精的经过的录影带。
 
“一定是很好的杰作。如果拿去卖给专门色情的业者,一定会恨高兴。”